• 咨询热线:400-8899-773/0591-83053397
  • 中文 | EN

首页 > 灵芝知识 > 故宫灵芝之美︱宋元明清采芝仙,祈祥纳福保安康

故宫灵芝之美︱宋元明清采芝仙,祈祥纳福保安康

2018-07-03 08:06:29    来源:仙芝楼    浏览:411次

从春雨纷纷的清明,来到阳气勃发的炎炎夏日,灵芝已从初出茅芦的乳白色初蕾,蜕变成风华正茂的如意祥云,正是一探灵芝芳华的最美季节。


相较于现代人可以郊游般地轻松寻芝访芝,古代人可就辛苦了,深入山林寻觅数日还未必有所斩获,因为饱满的野生灵芝如此稀少,即使有心,也难遇见。


所以古时候能够采得灵芝,可真是好运气加好福气,不仅有望一圆“轻身不老、延年神仙”的梦想,更是诸事吉祥、万事如意的好兆头。


既然凡人采芝不易,那就交给神仙吧!毕竟在道教的长生世界里,“食芝”是修炼成仙的重要过程,也是得道神仙的生活方式,因此“采芝”理所当然成了神仙生活的日常。


于是,一把锄头(用来采芝)、一只筠篮(用来装芝)、数朵灵芝,外加葫芦(象征悬壶济世的“医药”,也象征谐音的“福禄”),就成了历代画家想像仙人采芝的常见元素。也有画家别出新裁,让仙人带着扫帚潇洒采一回。


不同的采芝况味,相同的仙芝献瑞,穿越千年的时空,不变的祈祥纳福保安康。


看完古画里的采芝仙,也给自己来趟“追本溯源”的寻芝之旅吧!因为真正的好灵芝不会只存在文宣里,而是能够亲眼看见。


一睹灵芝芳华,炎炎暑气全消,日后每回食芝,别有一番祥瑞滋味在心头。

 

宋/麻姑采芝,酿酒献寿



(图片来源/台北故宫博物院,画作品名/宋马和之画麻姑仙像,画轴上方是清高宗乾隆以楷书记述“麻姑得道成仙故事”的题跋)


这幅画作是宋高宗、宋孝宗时期(南宋第一任和第二任皇帝,1107-1189)的宫庭画家马和之的作品。其为御前画院十人之首,独创“柳叶描”,笔法飘逸、着色清淡,自成一家。


画中女子麻姑是道教的神仙人物,最早出现在东晋葛洪(284-363)的《神仙传》里,原为善良勤劳的平凡姑娘,因累积功德得道成为女寿仙。时年5百多岁的她,已3次见证“东海变桑田”。


书中形容麻姑“十八九许,顶中作髻,馀发散垂”且“手似鸟爪”,通过马和之的细腻笔触幻化如真。而麻姑肩荷锄、挂筠篮,篮中盛满了各色灵芝,锄柄上还悬挂一长串的葫芦,则在述说“农历3月初3王母娘娘诞辰,麻姑来到绛珠河边以灵芝酿酒献寿”的故事。


此时的葫芦,既是盛酒工具,更是“福禄”象征,加上灵芝的“长寿”寓意,使得这幅麻姑采芝酿酒献寿图,成了祝福女性长辈生日快乐的最佳贺礼。

 

元/女仙采芝,猛兽护航



(图片来源/台北故宫博物院,画作品名/元人画仙女)


这幅传自元代、无作者落款的画作,也是以“由人修炼而成”的女仙为主角,比较特别的是,除了锄头、笉篮、葫芦、灵芝之外,还多了2只猛兽护航,宛如另类的“美女与野兽”。


只见高髻素衣、慈眉善目的女仙盘坐在圆垫上,手持毛笔,膝前放置贝多罗叶,彷若正要书写经文、传道弘法。本应凶恶的青狮与白虎,温驯地伏侍两侧,眼神充满敬畏,显示女仙道行之高,连此等猛兽都能降服。

 

明/采芝献寿,仙鹤相随



〔图片来源/台北故宫博物院,画作品名/明佚名(旧传五代王齐翰)采芝仙〕


这幅采芝仙一度被视为五代南唐画家王齐翰的作品,然而粗放的笔触张力、强劲的线条转折,迥异于王齐翰擅长的细腻工笔,而且五代时期的画家也无此画风,后来经过考证,判定应出自明代中期浙派大师吴伟(1459-1508)画派。


画家在锄头、笉篮、灵芝、葫芦的基础上,加入“手捧仙桃”、“仙鹤随相”与刚毅豪迈的采芝仙一唱一和,不仅增添戏剧效果,更与葫芦的“福禄”、灵芝的“不老延年”相互呼应,显露出此画作为祝寿贺礼的美意。

 

明/仙子采芝,笑看人间



(图片来源/台北故宫博物院,画作品名/明张翀画采芝仙)


相较于其他采芝仙的“行头很多”,明末画家张翀画的采芝仙显然是“断舍离”的先行者:只见蓬头仙子侧身扶帚而立,腰际系着数朵刚采到的灵芝,炯炯眼神静定地遥望远方,一副了却人间多少事的从容,一份笑看天下古今愁的洒脱。


出身江南的张翀于明穆宗隆庆四年(1570)完成这幅作品,从清顺治2年(1645)还有他的画作来看,张翀画采芝仙的时候还很年轻。虽然涉世未深,但那时的他也许已经感受到“皇帝为灵芝延年神仙之效而疯狂,百姓、官员为获取奖金或官位到处搜刮灵芝而奔忙”的夸张,所以才会画出这么一个看透世间的采芝仙。

 

清/蓝采和采芝,潇洒走一回


 

(图片来源/台北故宫博物院,画作品名/清严宏滋采芝仙图)


此画出自于乾隆时期最善释道人物的宫庭画家严宏滋之手。其笔下的采芝仙子走的是“清新休闲”风,虽无文字说明画中主角是谁,但从仙子双髻童颜,男女气质兼容并蓄,衣着随性系长腰带等特征,似乎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里的蓝采和,有着某种相似性。


八仙是道教重要的神仙人物,均为凡人得道成仙,分别代表男、女、老、少、富、贵、贫、贱,蓝采和即是“少”的代表。其乘酒即兴而作的歌赋,“踏歌蓝采和,世界能几何?红颜一春树,流年一掷梭”,就如同画中仙子超然淡定的态度,都在告诉芸芸众生,世间本来多变化,何不潇洒走一回!


清/乾隆采芝,僮子随侍


目前典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弘历采芝图轴》,也和上述一系列采芝图一样,都有锄头、笉篮、葫芦、灵芝等基本元素,主要差别在于人数增为两人,还多了一只象征“禄”的鹿。


重点就在这名“采芝仙”非一般人也,而是乾隆皇帝23〜24岁还是宝亲王的时候(雍正11至12年间,1733-1734)。正因为身份太尊贵,所以劳力的事就交给身旁的小伙伴,自己只要手持灵芝如意,意思意思就行了。


乾隆可说是史上最喜欢在画里面玩变装游戏的大人物,也因为他的“乱入”,为这一系列仙气逼人、虚无缥缈的采芝画作,平添不少趣味和人味。


〔同场加映〕辽/神农采芝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这幅画并非故宫藏品,却可能是看过人最多的一幅”采芝”画作,创作完成的时间也比前述所有作品来得更早。


其源自宋代北方的辽国(契丹国),而且还是在世界现存最高、最古老的全木结构建筑──山西应县木塔的佛像里被发现的。


正式名称为“佛宫寺释迦塔”的应县木塔,建于辽清宁2年(1056年,北宋第4代皇帝仁宗期间),1974年木塔实施加固工程时,于4层主像释迦牟尼佛像内发现一批刻经、绘画等文物,其中就包括了这幅彩绘作品。


画中人物脸部饱满,肩披兽皮,腰围叶裳,赤脚行走于山石间;右手举灵芝,左手荷锄头,背上竹篓装满刚采集到的灵芝与药草,木杖上则系有草帽和葫芦。古代道家习惯以葫芦盛装丹药,因此“悬壶(葫)”有医药的象征。


有研究者认为,画中描绘的正是遍尝百草的神农。其手持灵芝之举,突显出灵芝在百草中的特殊地位。事实上能与教导众生解脱苦难、究竟涅盘的佛陀放在一起的有形之物,必定有其奥义。


【关于作者/吴亭瑶】

自1999年开始报道灵芝的第一手消息持续至今,著有《灵芝,妙不可言》(人民卫生出版社2017年4月出版)。

★本文经作者独家授权刊登,所有权归仙芝楼所有 ★未经仙芝楼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仙芝楼 ★违反上述声明者,仙芝楼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福建仙芝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