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400-8899-773/0591-83053397
  • 中文 | EN

首页 > 灵芝学者 > 香港中文大学 张树庭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 张树庭教授

2016-11-16 13:21:49    来源:仙芝楼整理    浏览:662次
  张树庭,国际知名真菌学家,1930年9月生于山西省原平市,澳籍华人,国际著名的蕈菌学家、英国官佐勋爵(OBE)、国际生物技术学院院士、国际蕈菌生物技术服务中心主任、世界蕈菌生物学及其产品学会副主席、国际蕈菌科学学会亚洲区科学委员会主席、世界文学及科学院院士、世界生产率科学院院士、国际热带地区菇类学会会长、联合国科教文组织(UNESCO)东南亚生物网地区总部执行秘书。

  1953年毕业于台湾大学,1958年和1960年分别获得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硕士和博士学位,1966—1967年在哈佛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先后在日本东京大学、澳洲国立大学、英国诺屯翰大学研究及执教。曾任香港中文大学生物系讲座教授及系主任,兼任香港中文大学海洋科学实验室主任、理学院院长、理工研究所所长。

  2005年10月在美国召开的第三届国际药用菌大会上,被组委会尊为“国际药用菌之父”。张教授著述甚丰,出版涉及蕈菌遗传及育种、分类、生理生化及栽培技术、营养、滋补及药疗等方面的专著21部,并在国际著名专业杂志上发表论文200余篇。



一、论“香菇之源”,系丽水情结

  1796年,日本林学家佐藤成裕写下《惊蕈录》一书,开创了日本香菇铊目法技术立论之先河。多年来,学术界认为,日本是世界上最早生产香菇的地方。

  张树庭教授对此非常怀疑,他专门到日本大芬县考察。经过考察研究,他认为中国生产香菇的历史要更早一些,佐藤成裕是从《广东通志》中摘取关于香菇生产的方法加以发挥。

  1984年广州举行的全国食用菌学术会议上,一篇交流论文—“就王桢农书《菌子》篇,论龙、庆、景为世界香菇发源地”点燃了他的民族自豪之“火”,并且以理服人,针对日本,展开了香菇发源地之学术争端,并且初试得胜。

  1989年3月7日至21日,他与美国纽约大学的一位教授专门到龙泉、庆元、景宁三地考察。他们考察了三地香菇的生产工艺以及一些相关史实后,参拜了庆元奉祀吴三公的西洋殿,亲笔书写“香菇之源”的题词。随后张树庭教授立即倡议在庆元召开“93中国香菇专题研讨会”,随后又着手召开了“94国际香菇生产暨产品研讨会”,在这两次会议上张树庭教授再次郑重告诉了世界:中国的庆元才是世界上最早生产香菇的地方。

二、创灵芝新用,改木耳旧培

  作为世界“药用菌之父”的张树庭教授,不仅关注蕈菌产业的发展,还关注着蕈菌的药用价值。2004-2006年张树庭教授深入东非艾滋病重疫区,致力于抗艾滋病研究。经过对东非艾滋病疫区的研究,他的研究团队发现艾滋病病毒能破坏人体小肠黏膜,阻碍人体对营养的吸收,久而久之病人因营养严重匮乏,产生并发症而不治身亡。当他们在给患者分发抗艾药品的同时,配合使用灵芝提取物,意外地发现灵芝提取物对艾滋病患者的小肠黏膜具有很好的修复作用,病人的体重、血细胞等在短期内明显升高,从而提高了艾滋病人的生存质量。灵芝“抗艾”实验结果显示:灵芝提取物可成为昂贵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另一种选择,可用于“抗艾”的辅助治疗,对艾滋病防治上具有重要的意义。在灵芝应用局限于癌症临床辅助治疗的大环境下,赋予灵芝新的社会使命,希望能通过努力,让灵芝在艾滋病领域上成就人类医学的又一辉煌。

  张树庭教授一直关注着浙江食用菌产业的发展,特别热心支持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及关心弱势群体的生活。2007年5月,张树庭教授考察了景宁畲族自治县大漈乡万亩茭白基地之后,提出了“应用茭白叶茎栽培黑木耳”的项目,并深入研究。2008年5月,张树庭教授带领博士园技术团队进行了以下五项研究:

1、茭白叶茎的理化性状、黑木耳对茭白叶茎的降解特性研究。
2、黑木耳品种适应性研究。
3、茭白叶茎栽培黑木耳培养基配方研究。
4、茭白叶茎栽培黑木耳规模化研究。
5、茭白叶茎栽培黑木耳培养基废料还田循环利用研究。

  该项目利用剥离废弃的茭白茎栽培黑木耳等食用菌 ,不仅可有效解决废弃的茭白茎对环境的污染问题 ,而且还可以节约木材,保护林木资源,有效缓解我省“菌林矛盾”,降低生产成本,变废为宝 ,产生更大的经济效益。景宁畲族自治县大漈乡万亩茭白基地,每亩生产茭白140kg,10000亩所产的茭白茎可以生产1000万袋黑木耳,产干耳50万公斤,以每公斤40元计算,产值达2亿元,同时节约10000方木材,按每立方750元计算,节约木材产值达7500万元。

  食用菌的分解作用能降解植物体中的纤维素、半纤维素、木质素等营养物质。这些物质通过降解后不仅可被食用菌本身所吸收利用 ,直接产出食用菌,同时 ,研究表明:栽培原料通过食用菌降解后培养料中粗蛋白含量由种菇前的2%~8%提高到 7.2%~9.5%;栽培黑木耳后的废料含有有机质、氮磷钾等元素,是农作物的优良有机肥料 ,具有培肥地力 ,改善土质的作用。可返回用于茭白、水稻等农作物生产。可见 ,该项目的实施,可以一举多得:一是缓解废弃的茭白茎对环境的污染;二是生产出美味食用的黑木耳;三是栽培废料可以回归农田给茭白等农作物提供有机肥;四是缓解“菌林矛盾”,保护我省林木资源和生态环境。

  张树庭教授提出的“茭白叶茎栽培黑木耳项目”开发出了食用菌栽培的替代资源,优化了欠发达少数民族山区食用菌产业结构,建立了生态菌业模型基础,为我省乃至全国食用菌产业化生产可持续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三、系中华之心,扬蕈菌文化

  张树庭,他虽为澳籍华人,却永远心向祖国,一心立志为中华这个民族,尤其是我们的农民兄弟奉献自己的才智和精力。在八十年代初,他便以自己在蕈菌业上的丰富学识和研究成果,帮助中国打蘑菇翻身仗。二次发酵技术——张树庭教授仅凭这一项,便让中国蘑菇在单位面积产量上大大提高。以广东、福建和浙江为主,掀起栽培蘑菇高潮。蘑菇出口数量激增,为当年我国外贸创汇立下汗马功劳,张教授并受聘国家轻工业部顾问。作为一个全球著名蕈菌学者,针对日本关于香菇发源地的问题,据理力争,经过反复的资料研究后,他与美国著名蕈菌学者P•G•Milee共同署名的《中国香菇早期栽培的历史记载》一文,在香港中文大学英文版杂志《热带菇类》(MUSH,J,Tropics,1987,7,31-37页)上发表。此文一发表,即引起全球,尤其是日本学者的高度关注。鉴于张树庭在国际蕈菌界的巨大威望,以及确凿的史料佐证,日本人没有提出更多的反对意见,取得初步胜利。这不仅是探究一种学术新论点,更是对历史负责,弘扬了中华蕈菌文化。

  1988年8月,第一届国际蕈菌学术会议由张树庭教授主持,在香港中文大学举行,会议期间,各国学者对中国香菇产业发展产生浓厚兴趣,会后掀起一股考察、投资大陆食用菌的热潮,并签署成立了“海峡两岸菇业联谊会”,这次会议对团结与联络两岸菇业人士,促进菇业学术交流、投资与合作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并获国务院“国际合作奖”。

  鉴于张树庭教授在国内食用菌方面的突出贡献,他先后获得上海“白玉兰奖”与浙江“西湖友谊奖”,并在2009年建国60华诞之际,荣获我国颁发给外国专家的至高荣誉——国家“友谊奖”,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亲自为其颁奖。

  近年来,张树庭教授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把国际蘑菇组织的会议推荐到中国来举办,加大了中国与世界菌业界的交流力度,增进了友谊,加强了合作,扩大了中国食用菌产业在国际上的影响。

  在这个世界上,张教授永远是一个传播蕈菌火种的使者。凭着他在国际蕈菌组织和相关社团非凡的影响力;凭着他对蕈菌王国深刻的认识和国际市场的预见,哪里有了他,哪里就显现着蕈菌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