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400-8899-773/0591-83053397
  • 中文 | EN

首页 > 灵芝知识 > 该为了喂灵芝,让安宁缓和医疗的病人插鼻胃管吗?

该为了喂灵芝,让安宁缓和医疗的病人插鼻胃管吗?

2016-07-14 10:29:52    来源:灵芝新闻网    浏览:328次

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在今年(2016)四月发表的报告,以一名已无行动能力的癌症末期患者为例,讨论了一个很另类却很重要的议题——医护人员该不该帮安宁缓和医疗的末期病人插鼻胃管,以便家属持续给病患喂食灵芝?该份报告同时从医学和人性的层面做了深刻的剖析,带领我们重新思考‘安宁缓和医疗’的终极意义。




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在今年(2016)四月发表在《Journal of Pain and Symptom Management》的报告,探讨了一个学界鲜少触及,却是临床上很可能遇到的‘难题’——医护人员该不该帮安宁缓和医疗的末期病人插鼻胃管,以便家属持续给病患喂食灵芝

研究报告的主角是一名已无行动能力的癌症末期患者——74岁居住在新加坡的穆斯林。原本在新加坡港务局担任吊车司机的他,66岁时被诊断出弥漫性大型B细胞淋巴癌第四期(成人最常见的恶性淋巴癌),已转移骨髓。患者的病情在化疗后获得显着缓解,并在接下来的六年岁月里,过着西线无战事的平静生活。

因病提前退休的他,在这段期间有两个儿子与两个女儿共同照顾,拥有良好的生活自理能力和行动能力,可以像发病以前一样自由出入社区。后来因为精神出问题住医院检查,才发现癌细胞已转移到脑部。由于治愈机会渺茫,他的儿女于是决定不再让父亲做化疗或放疗,转而住进疗养院,接受安宁缓和医疗。

家属虽然已能坦然面对病患来日无多的事实,却对患者无法由口进食这件事感到忧虑,一方面担心他会因为严重营养不良而挨饿虚弱,甚至进一步而恶化为‘恶质病’,另一方面则担心无法持续给他吃灵芝,因此要求医护人员帮忙插鼻胃管。此举让负责照顾的医疗团队出现一些争议,而且在此之前他们并不知道家属有给病人使用灵芝。

争议点——纯就医疗的客观看法

‘安宁缓和医疗’的目的主要是针对不可治愈之末期病人,且经诊断认为近期内无法避免死亡时,在尊重病人和家属的意愿下,不做积极性的治疗或急求(例如:气管插管、接上呼吸器、点击、心肺复苏术等),仅提供减轻或免除其痛苦的医疗照护,帮忙病人安详而有尊严的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在这样的前提下,具有侵入性的‘插鼻胃管’原则上并不予以考虑,因为随着身体机能衰竭,消化吸收的能力会越来越弱,此时不论是透过鼻胃管给予流质食物,或是注射营养针、打点滴,对于临终患者并无助益,甚至有反效果。

以鼻胃管来说,不止装置的过程会引起不适,还容易让患者摄取过多体液而出现水肿现象,导致尿失禁的的频率升高,同事器官的分泌物也会因此增加,而容易使肺部吸入异物,引起反胃、呕吐,延长死亡的过程。

所以理想来说,给临终病患插鼻胃管反而有降低生命品质之虞,更不用它的目的是为了给病人喂灵芝(灵芝孢子粉)了——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灵芝可以让生命末期患者走的更换缓和、更安宁?况且这还是由家属帮病人做的决定,无法确定病人本身是否有这样的意愿。

平衡点——科学之外的人性思考

当然,这是纯粹从医学角度提出的质疑,但经过医疗团队慎重讨论之后,他们还是决定尊重家属的意愿,给这位已经陷入昏迷的癌症末期患者插上鼻胃管,协助家属喂食灵芝。因为在面对‘人生最后一段路要怎么走’的过程,不改只有医疗上的考量,还应估计家属本身的文化背景、家庭观念和道德价值。

相较于西方人以个人为主,东方人(尤其是华人)多半以家庭为中心,常把照顾家族中的病人或弱势视为己任—无论如何都改先尽人事,然后才是听天命。因此当医院的常规治疗失灵时,很多家属会转向顺势和替代疗法,而‘看起来比较天然,比起西医的侵入性疗法相对温和’的中医或中草药,常成他们的主要选择。

虽然站在西医的观点,这类天然疗法在疗效上和安全性上的证据性都不够,但无可否认的是,像灵芝这类的传统医疗,确实可能透过以下三种途径发挥‘提高患者生活品质’的功能:(1)身体方面:减轻疾病症状或治疗副作用;(2)心理方面,帮助患者比较能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3)文化和宗教方面:当医院的常规治疗无法令人满意时,家属还有‘尽人事’的另外选择。

当然,灵芝本身的安全性也是让医疗团队点头同意的重要因素,因为不管在文献上或实际使用经验上,似乎没听过灵芝有什么不良的副作用。更何况由于案例主角在接受安宁缓和医疗前,已有使用灵芝的习惯——或许正因为灵芝的辅助治疗,才使其可以在癌细胞已经转移的情况下,与癌和平共处六年之久。

以鼻胃管喂食灵芝对临终患者并无负面影响

对于一心想减轻患者虚弱痛苦的家属来说,灵芝安全无毒、久服延年的特性成了他们的依靠和信仰。不过家属也同意,如果病人在插鼻胃管喂食灵芝后,出现痛苦的样子或明显的不良副作用,即会立即停止。

所幸令人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患者在插鼻胃管喂食灵芝后没几天,即安详的走了,根据医生诊断,其过世乃是生命自然的发展,与灵芝或鼻胃管无关,而临床上也没有观察到灵芝有为病人带来任何负面影响,更没有违背安宁缓和医疗的宗旨。医疗团队反而庆幸当初做了这样的选择,才不致家属空留遗憾。

虽然从个案来看,灵芝有其价值,但这份报告的执笔者仍多所保留,因为即使已有许多体外和动物实验证明灵芝有调节免疫、抗肿瘤、镇静等作用,亦有临床试验指出,灵芝有改善疲劳、身体虚弱、老化衰退等症状,可以提升患者的生活品质与生理机能,然而灵芝在严谨的人体临床研究还是不够充足,尤其是与安宁缓和医疗的搭配应用,仍有许多层面需要了解。

谨受原则,又不墨守成规

事实上不只是灵芝,各种个人化的传统医疗,与西医安宁缓和疗法的作用,都存在‘患者或家属有需要,医生却未必认同,或不知如何处理才算恰当’的落差与障碍。如果说安宁缓和医疗的意义,是帮助患者“有品质的”走完人生最后一程,那么很可能帮上忙的传统医疗如果适当、适时的介入,与西医的做法相辅相成,便应该获得充分的探讨。

只是不同文化和家庭背景的人,对于怎样才算“走的有品质”,有不同的解读与在乎。从研究报告中例举的穆斯林家庭可知,安宁患者治疗的执行,不能只看医疗本身的意义,或仅以患者的照护为限,还必须考量到家属的文化、信仰与价值观——即使家属的要求可能与讲求科学证据的医学观念像冲突。

这当中的‘分寸’改如何拿捏,确实很困难也很复杂,却应该对每位相关的医护人员重视,尝试在这个基础上与家属充分沟通,协助家属接受亲人无法治愈的事实、面对即将失去亲人的哀伤。只要最后做出来的决定都能符合“以好走取代治愈”的最高指挥原则,或许多给家属一些空间,即使打破既有成规也未必是坏事。




本文转载自灵芝新闻网,作者吴亭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