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400-8899-773/0591-83053397
  • 中文 | EN

首页 > 灵芝知识 > 神奇,安眠药的安神效果不如灵芝

神奇,安眠药的安神效果不如灵芝

2015-11-16 12:59:58    来源:《健康灵芝》    浏览:530次

  “睡眠真的很重要,大家都要睡觉,但睡不好觉的人很多。”从中医的角度来看,睡得好不好和“神”安不安、稳不稳有关,而最早,也就是《神农本草经》对于灵芝功效的记载,就有“安神、安精魂(安魄)、增智慧、不忘”等作用;时至21世界的今天,作为中国药品标准、规格法典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在描述灵芝功效时,首先提到的也是“补气安神”。由此可见,安神在灵芝功效中的重要性。

  增智慧、不忘、镇痛、镇静、安眠都是灵芝“安神”的表现

  中医里的“安神”其实包含很多层面,包括增智慧、不忘、镇痛、镇静、安眠等等都涵盖其中,而灵芝都有作用。北京大学医学部基础医学院药理学系副主任张永鹤教授把早期科学对于灵芝安神的研究,作了一个概略性的回顾:

  在增智慧、不忘方面,已有研究指出,灵芝可以改善志愿者学习和记忆的能力。灵芝对阿兹海默症和老年痴呆的作用也有一些研究,但主要是以细胞模型或动物实验为主,相关的临床研究目前尚未看到。

  还有一些研究指出,灵芝对于各种因素诱导的“痛”或“疼”,有一定的镇痛作用。至于镇静方面的相关研究则包括:对于动物自主活动能力的镇静作用,以及对于中枢神经的抑制作用。其中后者被研究得最多的,就是灵芝与戊巴比妥钠协同的催眠作用。

  利用戊巴比妥钠(Pentobarbital,巴比妥类麻醉剂、安眠药)使动物进入睡眠(麻醉)状态,评估实验材料能否延长戊巴比妥钠诱导的睡眠时间,或是让动物更早入睡,亦或减少戊巴比妥钠的用量,是科学上公认的催眠实验模式。

  早在1974年,由北京医学院的基础部药理教研组林志彬等,发表在《北京医学院院报》的一篇报告就已经证实,灵芝子实体制剂可增强戊巴比妥钠的催眠作用。这是探讨灵芝催眠作用(安神)最早的一篇科学文献。

  另外还有一篇是“北京医学院附属第三医院精神科中西医结合小组”在1977年发表于《北京医学院学报》的临床报告:由精神科或神经科医师,针对100例以灵芝进行治疗的神经衰弱和神经衰弱症侯群病患,进行临床疗效观察。结果发现,96%的患者病情好转(61例显著好转,35例好转);对于神经衰弱或神经衰弱症侯群引起的失眠,85例中也有72例有改善效果。

  灵芝与安眠药并用,可加速入眠、延长睡眠时间

  为了了解灵芝的安眠作用,张永鹤的团队重复了林志彬等在1974年发表的实验,也是用戊巴比妥钠诱导睡眠的模型进行实验,另以安定药作为阳性对照组。

  结果,灵芝子实体水萃取物GLE80mg/kg,口服)可明显加速小鼠入睡(缩短睡眠潜伏期),并延长小鼠的睡眠时间。

  “灵芝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具有类似安眠药的催眠作用”张永鹤表示。这篇发表于2007年的报告同时还发现,灵芝GLE作用在中枢神经的受体,和戊巴比妥钠、安定药一样,都是γ氨基丁酸A受体(GABA-A)。

  这是个复合受体,很多物质,像是酒精、巴比妥类和非巴比妥类的镇静安眠药(如安定类药物),以及神经类固醇(neurosteroids),都可以与它结合,只是结合的位点不一样。

  相对的,具有清醒作用的flumazenil则是安定类药物GBBA-A受体的拮抗剂,它可以阻断或减弱安定类药物的效果。而动物实验也显示,灵芝GLE和安定药原本的催眠作用,包括缩短睡眠潜伏期和延长睡眠时间,都会因为flumazenil的介入而失灵,显示灵芝GLE和安定药一样,都是透过GABA-A受体发挥催眠作用。

  灵芝的安眠效果有时间性的影响

  “既然有相同的受体,是否代表灵芝像安定类药物?”张永鹤给自己抛出了另一个问题。他想到的是安定类药物的另一面,“如果吃的时间长了,效果就会降低,原本吃半颗就可以,后来得吃一颗才有效,到后来可能吃两颗都不够。”

  那么灵芝呢?张永鹤的团队于是做了以下实验:比较给药(戊巴比妥钠+灵芝GLE1天,和连续给药23571015天,灵芝GLE240mg/kg,口服)对戊巴比妥钠诱导的催眠效果。

  结果显示,连续给药17天者,灵芝GLE都能对睡眠时间的延长造成显著差异(与只给戊巴比妥钠的对照组相比较),然而当时间延续到第10和第15天时,灵芝GLE就没什么催眠效果了。

  灵芝可改善睡眠品质

  为了更加了解灵芝的安眠作用,张永鹤的团队利用先进的电脑仪器,对实验动物的睡眠时间和脑波变化进行侦测和分析,并且在实验设计上排除戊巴比妥钠干扰,直接以自由活动的大鼠为对象,观察单用灵芝GLE40mg/kg,口服)、单用安定药(2mg/kg,腹腔注射),以及灵芝GLE和灵芝GLE和安定药并用,对睡眠的影响。

  实验结果和之前在戊巴比妥钠实验模型看到的结果一致,也就是对于正常大鼠,灵芝GLE和安定药有很好的协同作用,可以显著延长睡眠时间,其中主要延长的睡眠区段为“非快速动眼期”中的浅睡期,并且再次确定,上述睡眠作用和中枢神经的GABA-A受体有关。睡眠过程中,快速动眼期(REM,即做梦高峰期,约占睡眠时间的25%)之外的其他阶段统称为“非快速动眼期(NREM)”,这阶段的身体主要处在放松和低能量运作的状态,是器官、组织、细胞休养生息的好时机。

  非快速动眼期可进一步区分浅睡期(容易醒,约占睡眠时间的50%),和深睡期(不容易醒,约占睡眠时间的25%),不论从清醒到熟睡,从熟睡进入做梦的REM阶段,或从做梦再回到熟睡状态,都需经过浅睡期的缓冲,灵芝GLE延长的就是这段睡眠。

  灵芝的免疫调节作用也有助于睡眠

  张永鹤还从免疫调节的角度,探讨灵芝的安眠作用。“灵芝会促使免疫细胞产生许多细胞激素,像是IL-1(介白质1)、TNF-α(肿瘤坏死因子)等,都有参与睡眠的调控。所以我们很自然就想到,灵芝对睡眠的调控作用,是否和这些细胞激素有关?”

  他的团队以TNF-α为观察指标,以自由活动的正常大鼠进行实验,结果发现,睡眠最好的那一组是灵芝GLE(口服40mg/kg)与TNF-α(脑室注射12.5ng)合用,显示两者之间一定的加成作用。

  进一步检测大鼠个脑区的TNF-α含量,发现有七个脑区的TNF-α含量有不同的改变。张永鹤的研究也发现,如果在实验中加入TNF-α抗体(起作用与TNF-α相反),灵芝GLE的催眠作用即会受到抑制。由此可见,灵芝GLE对于睡眠的调控,和TNF-α有一定的关系。


本文转载自《健康灵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