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版权所有 © 1999-2018 福建仙芝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1999-2018 300.cn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02116号 

服务号

关于我们     |     新闻     |     产品     |     服务     |     联系我们     

仙芝楼官方商城

移动端页面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福建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福建仙芝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  闽ICP备0500211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福建

移动端页面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福建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福建仙芝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  闽ICP备05002116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福建

企业动态

——  News  ——

尽日无人看微雨, 鸳鸯相对浴红衣

浏览量
【摘要】:
——仙芝楼一众同仁白水洋、鸳鸯溪游记

——仙芝楼一众同仁白水洋、鸳鸯溪游记

《齐安郡后池绝句》 杜牧

菱透浮萍绿锦池, 夏莺千啭弄蔷薇。

尽日无人看微雨, 鸳鸯相对浴红衣。

有这么一个传说——像刨刀一样锋利的溪流

世上大河小溪的流水,大多如尖利的凿子,把河床啃得坑坑洼洼,凹凸不平,把河床上的石块磨得圆圆溜溜,光滑无比。然而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位于福建东部的一条小溪便与众不同、个性独具,溪中的流水宛若一柄锋利的刨刀,将整块河床刨得平平滑滑,光可鉴人,溪中连一块鹅卵石都难以找到。这条溪便是位于白水洋国家地质公园内,有着“天下绝景”之美誉的鸳鸯溪,也正是我们此次远郊踏青的目的地所在。

出发——目标直指白水洋

2008年8月2日,天高气爽,云淡风轻,正是适合把酒高歌、放情山水的好日子,这一天,我们一众同仁在李晔总经理的带领下分乘两辆大巴,由福州出发,径直奔往白水洋国家地质公园。

史料中的白水洋——9000万年前的火山记忆

白水洋国家地质公园位于福建省屏南县境内,地处屏南、政和、周宁三县交界处。集火山地质、火山构造、典型火山岩类、火山岩地貌、水体景观等地质遗迹于一体,记载了距今1亿多年来白水洋地区漫长的火山地质演化历史,构成地质历史长卷中的精彩篇章。公园区隐于鹫峰山脉中段,平均海拔700~800 米,千米以上山峰数十座,沟谷陡峻,甚至近于直立,具有雄、奇、险、秀等特征,白水洋是一个宽阔的平底基岩河床,在距今约9000万年前火山活动由岩浆在近地表处沿层面流动铺开,形成与流纹岩层层面平行的板状潜火山岩体。约距今530万年前的上新世,随地壳抬升,河谷下切,上覆地层被剥蚀,正长斑岩体露出地表,风化作用、流水侵蚀沿近水平节理呈薄层状碎片缓慢剥落。自距今约260万年前以来,地壳活动相对稳定,白水洋一带处于相对稳定状态,经流水长期冲蚀,河床沿板状正长斑岩体拓展延伸,形成光滑如镜、宽阔平展的平底基岩河床。

白水洋初印象——踏在历史与现代、都市与乡野交错的时空入口

六个小时的颠簸车程是那么的值得!!这是当我终于站在白水洋景区的路口处时,脑海里的唯一想法!新鲜的带着些许泥土清香的空气,凉爽的却抚面温柔的秋风,明媚的但绝不刺眼的阳光,葱翠的散发着生命活力的青山绿水,啊,还有什么更能让我们这些终日困顿在都市森林中的旅者欣喜异常的呢!

沿着山涧蜿蜒的支流小溪前进,忽然之间,一片广阔的天地伴随着哗哗水声在面前展开:在一片约数个足球场大小的平整的谷地上,滚滚白水伴随着浪花均匀地铺开,浅浅地,但却是全面地,无所不在地沿着河谷飞奔着。我们一行不分老少,全都像孩童般欢叫起来,欢叫过后自然是卷起裤脚,光着脚丫,争先恐后得跃入刚没脚踝的水中,任由那冰凉的河水激活我们麻木的都市神经,任凭那困顿的脚趾触摸平整干净的岩床,是的啊,在这样一个绿色伊甸园中,又有谁不愿意肆意放纵一下自己的感官体验呢?

水是清澈的,山是透绿的。站在广阔的白水洋中间,山、水所铸造的空间是那么的鲜明,脚下踏着亿万年造化形成的平整岩石,永不停息的流水从脚边溜过,潺潺波纹让人有了一丝薄醉微熏之意,我们这不是正踏在一个时空的入口吗?真的,这水,多像流逝的生活和记忆,而岩石,多像伟人们宽广的胸怀和坚毅的性格。

合影

浅水广场——忘情与水的欢乐进行曲

停时观景,好一个欢乐的“浅水广场”!但见许多年轻人正在打水仗,你戽来,我戽去,打得异常激烈,结果人人成了落汤鸡。有的在水上叠罗汉,有叠两层的,有叠三层的,颤颤巍巍,当然,下面有人保护,以防不小心摔下来跌伤。有的走到溪中央的拱桥上戏耍,嬉戏声、欢笑声在空中荡漾。有些小伙子干脆脱去上衣,穿着游泳裤,静静地躺在水中,一边“随波逐流”,一边享受着让流水“按摩”身躯的快感。当然,在人群里,更多数的人还是在专心致志地涉水,忘情地享受着回归自然的山水之趣。

互助

打水战

鸳鸯溪——“相对浴红衣”的浪漫情怀